全世界目前獲得釘蹄師碩士學歷的只有144人
  9日,亞瑟要把3釐米長的鋼釘釘進馬蹄里。 重慶晨報記者 楊新宇 攝
  隨著高檔馬會的入駐,馬術漸漸被都市新貴看好,外國膘肥渾厚的純種馬來了,藍眼睛、白皮膚的27歲愛爾蘭釘蹄師亞瑟(Arthur Judge)今年3月也來到重慶,服務於鳳凰灣馬會。他的職業是釘蹄師,就是給馬兒修蹄釘蹄。
  昨天,晨報記者在馬會亞瑟工作室見到他時,亞瑟正在給一匹棕色大馬“釘鞋釘”。可別小看這位“做鞋匠”,據馬會負責人說,人家可是有釘蹄師碩士學歷的,而全世界目前有這個學歷的不過144人,整個中國亞瑟是唯一拿到此證書的。
  沒有一隻馬蹄是相同的
  說是工作室,實為馬會的一間馬廄。亞瑟的工作室里,釘子、戳子、磨具、鎚子井井有條地陳列著,既像個鑄鐵車間,又像放大版的美甲室。
  “馬的腳底跟人的手指甲一樣,是要生長的,如果不平,不穿上鞋,會影響行動,更別說奔跑了。”亞瑟的工作就是先把馬的腳底長出來的部分磨平,然後根據馬蹄的形狀,打制出合適的“鞋子”,最後用3公分厚的鐵釘,釘上蹄鐵。
  亞瑟說,最有挑戰性的部分是打出大小合適的蹄鐵,需要用火將金屬燒軟,然後打造出軟硬和形狀都適用的馬蹄鐵,“這就要依賴於高超的技術和豐富的經驗了。”
  “這是個體力活,需要大量的經驗和耐心,所以全球拿到碩士學歷的很少。”亞瑟說,跟人的指紋一樣,馬的腳蹄也沒有一模一樣的。“12歲就開始給馬兒們做鞋,已經15年了,我都記不起做了多少雙鞋了。”
  職業有風險偶爾被馬踢
  恰巧有一匹馬需要釘蹄,亞瑟向我們展示了整個過程。
  只見他將馬需要換蹄鐵的那條腿抬起,馬蹄夾在自己兩腿之間,拿出釘子,卸下舊的蹄鐵,然後打磨馬掌,“就像剪指甲,美甲一樣。”除了一把戳子,全靠亞瑟的眼睛校對平整度。
  再把事先準備好的新蹄鐵換對位置,釘上新蹄鐵,打磨調整。
  雖然亞瑟身高1米9,但在歐洲純種馬的映襯下,顯得“矮小”一大截。天天和這些大型動物接觸,有沒有危險呢?“當然有!”亞瑟說,馬跟人一樣,不同品種的馬,有不同的個性。亞瑟坦言,工作中被馬踢的情況時有發生,“但我很幸運,都不嚴重。”
  釘馬掌要專業學位
  亞瑟出生在一個農場,他打趣地說,“也許出生後幾個小時,就看見過馬。”所以,亞瑟對馬有一種特殊的感情。
  從小在馬背上長大,但他卻無意成為一名騎手,卻偏愛敲敲打打地為它們“美甲做鞋”。
  12歲那年,他開始在當地的一家馬場釘馬掌了。2009年,23歲的亞瑟榮獲釘蹄師學位,2010年榮獲愛爾蘭釘蹄師學校釘蹄師碩士學位。
  亞瑟介紹,不光是在愛爾蘭,歐洲不少國家都有專業的釘蹄師學校,“這樣的學校很普遍,一個人如果有成為一名釘蹄師的意願,他從10多歲開始就得接受這方面系統的培訓,包括許多理論課。由於釘蹄師對實踐經驗要求很高,所以當大學畢業後,還必須從事4年的釘馬掌工作,然後才能進行碩士階段的學習。”
  馬每4周換一次鞋
  今年3月,因為一位愛爾蘭老鄉的推薦,亞瑟來到鳳凰灣馬會,與重慶結緣。
  亞瑟在重慶的生活很簡單,很多時間都獃在馬會。一句中文也不會說的亞瑟,雖然大部分時間生活在重慶,但對於這座城市,他知之甚少。
  他經常要當“空中飛人”,因為他是全國唯一有碩士資質的釘蹄師,很多其它地區的馬會會邀請他過去“做鞋”。一匹馬一般4到5周換一次馬蹄鐵,每個月,他會儘量安排在12天內把重慶馬會的工作全部完成,其餘時間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韓國到處飛。  (原標題:愛爾蘭小伙重慶釘馬蹄 還是個碩士生 )
創作者介紹

酒店打工

sc70scz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